淮安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专题栏目 > 淮安网上好人馆 > 新时代淮安好人 > 2019年 > 5、6月 >> 正文
新时代淮安好人 王成军
来源:文明网 2019-07-25 16:26:32 跟帖 打印

白马湖畔“老王”33年坚持法律服务 无怨无悔

人物简介:王成军,男,1959年生,大专学历,淮安市洪泽区岔河镇法律服务所主任

事迹简介:王成军,是淮安市洪泽区岔河镇一名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自1984年初来到岔河镇法律服务所打临工之后,作为一名编外人员他一干就是33年;和他同期工作的人几乎都进入体制成了处科级干部,而他依然坚持基层岗位,整天马不停蹄东奔西跑成了村民家的常客;群众有难处习惯找“老王”,法律服务、调解纠纷、法治宣传、法律援助……由小王到老王青丝变成了白发,他为千家万户送去了和谐和顺畅,可自己家却一直贫困如初;百姓赞美他、妻子责备他、孩子因家贫也离他而去,可他却无怨无悔。

正文:

从新华社官方网站上得悉,洪泽区岔河镇法律服务所王成军是位善于做群众工作的能手,初秋时节我们前去拜访。刚走进镇党委周书记的办公室,一说来意,周书记就抱怨道:“成军这家伙,一天没见到他了。”一天没见书记就急成这样?这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我们顿感迷惑,决定前往探个究竟。

驶过岔河至唐圩的十里长街,到尽头向左转入逶迤的白马湖环湖大道,一望无垠的白马湖呈现眼前。岸西稻浪翻滚,岸东碧波荡漾,堤上柳枝摇曳;一群垂钓者在堤下抛钩扬杆,一切宛如入画,让人心旷神怡。

向导小万说,老王就在前面船上。车子刚停稳,只见一瘦者跳下船,径直向我们走来。小万说他就是王成军。这就是传说中的老王?五十上下,矮小干瘪,其形不俊,论貌不扬,那眨巴眨巴的小眼,显得很有灵气,可满额的褶子,还有一身的泥渍,活脱脱就是农夫一个。“欢迎!欢迎!”见我们到来,不容分说,老王拉我们上了船。

渔夫说事

船分两层,近看是船,远看似楼,船上电器皆全。坐定,高个男子递上泛着清香的荷叶茶,胖汉子敬烟被婉谢。老王介绍说:“这杆子是渔民老唐,现在是远近有名的大老板,我的冤家,胖子是他哥。”

“哈哈,老王,你拆了我的塘,扯了我的网,还说我是你的冤家。”老唐爽笑看似责备,听起来却很舒心。细问个中缘由,老唐道:他家数辈居住白马湖,20年前在湖里挖了160亩鱼塘,包了300亩围网。前几年市里搞白马湖拆圩还湖,他想不通,不配合,结果成了“钉子户”,老王真能磨啊,呆在他家两月,经反复开导,他服了,二话没说,拆!没想到拆了之后他没有变穷,现在买了车购了房,搞起了捕捞和养鹅,年收入几十万。

老唐的哥哥说到,政府在湖区实施退渔还湖是为了改善白马湖生态,可对祖祖辈辈在湖上讨生活的渔民们来说,这无疑是“砸饭碗”的大事,任你讲理、讲法都不行,要让祖祖辈辈都靠水吃水的人丢了饭碗,谁能想得通?尤其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市县镇都号召和鼓励能人大户走水路奔小康,要求能人大户向白马湖开发,现在又要平毁,许多农渔民不理解,拆迁工作一度受阻,无法进展。王成军在做调解工作时,从国家渔业法、水法和水资源保护法、环境保护法等多方面给予宣传教育开导,又从情理上给农渔民讲清现在政府在资金十分困难的情况下为了环保事业,为了下一代生存发展,花巨资给予赔偿,政府出钱为我们办好事、大事。

老唐说,2010年第一次拆圩还湖渔民们从不理解到大多数拆迁户都支持和理解,靠的是王成军他们磨破了嘴、跑断了腿,还有他个人的魅力,所以退圩还湖工作得以顺利进行。可三年后紧接着白马湖又进行了第二次退渔还湖和白马湖综合开发利用工程,这就让人不理解了,三年前刚刚定的规矩又有了新变化,这不是让渔民们面临第二次损失嘛!当时全镇400余户渔民100%不能接受,就是你说上大天也不行!有100多人集中要去省里信访,工作组成员也处处受围攻,拆迁工作一度无从下手。

老唐和许多白马湖畔的渔民们在这个时刻也期待王成军能为他们说上公道话,到后来王成军果然没让群众失望,他吃住到问题最集中的骆店岛,摸清渔民的真实想法和合理诉求,让渔民的合法利益得以维护,把国家的政策说清说透。经过近一年的耐心说服,逐户引导,使全镇400余户全部在规定的期限内全部拆清。

老唐说这事干的真不容易,老王不是官,可他说的话在理,他办的事硬正,他家也有几个亲戚第二次拆圩还湖的对象,论养殖水面都很大,论拆圩的损失都不小,论拆圩后的补贴没多拿一分钱。老王硬气,心正身正,凡是他家的亲戚没有拖后腿的,就凭这我们服他!

老唐哥哥说拆圩后他们弟兄俩不养鱼改养鹅了,为了能让他们承租西岸的20亩土地老王多次找镇里领导,帮助他们做工作,这让他们十分感激。他指着西岸边的群鹅笑着说:“每季度都可养殖出栏几百只呢,销路很好,下月来就能吃上四季鹅了。”

王成军说:“白马湖退圩还湖是市里大项目,这事惠及子孙,起初群众不理解。我们做了大半年工作。你看我瘦的,身上肉都献给老唐了,哈哈。”戏言说的轻松,我们却感受到这其中的艰辛。

老王说白马湖退圩还湖涉及镇里9个村682户人家,其中湖区渔民267户,岸上承包养鱼专业户415户,退圩还湖总面积4.5万亩,这里有网有圩,有合法养殖的,也有无证的,湖区需砍树木3.8万棵,拆房4300多平方,湖里有数不清的附属物,光须移走的渔船就有2250艘,抽水机、投饵机上万台,工程浩大。让祖祖辈辈在湖上生活的渔民离水搬迁?太难,可这事惠及子孙,再难也要上!镇里领导信任他,让他协助工作组的同志挨家挨户做工作,从一开始到最后,他全部泡在水上,户户到,船船清,忙了大半年,最终把问题都解决了。

探寻初心

船外,湖光粼粼;船内,茶香四溢。我们问老王:“你们不拿工资,这样做既不是搞公益,又不是搞公务,你图什么呢?难道不影响你们的收入和生活?”老王愣会,说道:“怎么说呢,要是一门心思搞创收我们的收入也不会差,但法律服务所不为党委政府服务说不过去,不为群众服务那要我们干什么?”老王告诉我们,从2001年起上级号召基层法律服务所脱离体制实行合伙制改革,他们就自苦自得自己讨生活了。从那以后国家不给你一分钱,如何让群众和党与政府都满意这是他们的追求。

其实,在路上小万就介绍过,靠个人魅力,法律服务所的合伙人都很信任王成军,让他主持所里工作,十几年来,所里五次被省司法厅评为省级优秀法律服务所,三次荣获集体三等功,连续十年获市人大、市司法局先进集体,建所25年连年县(区)先进单位,他也荣获省十佳法服者称号,今年又荣获“五一”劳动奖。   

这几年,法律服务所给党委政府当参谋,为全镇100多家企业和村居、个体工商户当法律顾问,每年代理诉讼上百件,起草审查合同过千,追回欠款千万元,老王把全部精力都用上了,可以说是绝得的主力。若论个人能力老王的生活应该过的很滋润,这么多年来和他同期工作的人提升的提升,发财的发财,他的亲戚、同学、战友们多数都在搞养殖种植,也有的经商办企业,许多人创下了一片家业,可老王还是一门心思忙着他的基层服务。

小万说若按照老王个人的能力很强,要是单干他应该能挣很多钱,十年前有家上海的公司请他去当顾问,年薪20万,可他没去,说是离不开岔河的百姓。他现在干这活镇上不发工资,给村里和地方单位服务又不收费,为群众办事能免的也免了不少,时间长了钱没挣几个老王的爱人就很有意见,可责备他不务正业吧又有那么多人赞美他,说他心里没有家人吧可对娘俩也百般呵护。因为没有精力照顾家庭,他爱人五十多岁人了,身体又不好却还在打工;唯一的女儿也离他而去到外地打工去了,可他还坚守在岗位上。

这33年,他参与成功调处了各类纠纷上万件。80年代,农村的矛盾纠纷主要集中在宅基地、各类生产生活资料纠纷上;90年代起,不少人外出打工,本地矛盾相对减少,涉外纠纷逐渐增多;而现在,留守老人、儿童的赡养、抚养问题以及农村家庭婚姻问题,成为需要调解的主要对象。除了化解当地矛盾,老王的主要工作还为在外打工的本镇农民提供法律维权服务,从常见的劳动合同纠纷、经济纠纷,到工伤事故、死亡赔偿等等。随着国家法律援助的普及和老百姓法律意识的提高,现在很多村民都知道求助法律援助,所以仅在这几年,老王他们调处农民工欠薪纠纷就达上百起千人次,讨回欠款上千万元,为无数老人落实赡养事宜,为许多儿童建立抚养,为无数妇女申张受家暴的正义,为农村村居委员会调处生产经营合同纠纷无数件。

33年青丝变白发,在王成军带领的队伍里也就数他的年岁最大了,今年58岁的他也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可劲头却越来越足,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激情?老王告诉我们,这几年他参与镇里打了四场大的硬仗:岔东土地复垦、淮金大路拆迁、白马湖区拆圩、环湖大道修建。四大工程涉及全镇百姓,老王必须力挺,给党委当参谋,给群治谋利益,人累,开心。岔河村唐氏兄弟刚建起楼房,淮金路建设就需拆迁,闹心作气。他们上门做工作,三天三夜拿下,签订了协议;幸福村36户村民不理解,不签字,他们跑断了腿,搞定。白马湖村老谢父子仨房子拆了,鱼塘拆了,承包水面渔网扯了,这事够难的,最后还是解决了,功在课外啊!这个老唐,从“钉子户”到朋友,现在还请他们当顾问,他正合计着如何把这新项目办好呢。

2013年春,岔河镇滨河村胡某在自家办了“岔河大米”加工厂,由于岔河大米米质好销路旺,效益日增,生产量越来越大,但劳动人力十分缺乏,邻居陈某50多岁也是一个干农活的好能手,就让其到加工房帮工,口头约定为常年雇用,陈某为人诚实,干活在行,使胡某的生产销售双赢。可天有不测风云,11月下旬,陈某在堆好最后一袋粮后梯倒了下来将陈某左腿扎伤,经医院近2个月治疗,陈某虽保住性命,却留下了左腿残疾,一家老小失去唯一劳动力。以后生活来源怎么办?家属将其抚到胡家论理闹开了,纠纷激具恶化。得到案情后,王成军赶到现场,首先认真批评了陈某这种过激行为,言明这次事故中自己所承担的责任以及胡闹的后果,终于使陈认识到自己的过错行为,并愿意服从调解,随后找到胡一家给予劳动合同法有关雇主与雇员造成人身损害赔偿的法律规定的教育,最终在法理、亲情、友情的劝说下,双方达成再予一次性赔偿8万元的赔偿协议。

33年里老王为岔河百姓办实事数不清,仅在近期,就忙了四件事情。当地一村民在北京工地砸伤死亡,他们赶到现场,七天“磨牙”为死者争回赔偿金40万元;本镇农民境外出事,他们到上海、奔南京、赴苏州为岔河农民工“磨”得维权款320万元。春节前,施汤村包工头开发的楼房卖不出,30个农民工讨薪上访,所里仗义援助,维权成功。三月行情突变,新联加工厂面临破产,又是他们斡旋协调,安置近百个下岗工人,又追回200万元企业欠款,使工厂恢复正常。老王谈起这些如数家珍,毫不忌讳自我表扬之嫌。

觅得答案

望着眼前的场景,面对这瘦弱的汉子,那响亮的话语还震馈耳畔:“不为党委政府服务说不过去,不为群众服务那要我们干什么”?这不是在喊口号,而是王成军33年来一直坚守的座右铭,他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做了!

我们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镇领导一天不见你就着急,为什么农渔民拿你当兄弟,王成军不是白马湖上的浮萍,他是草根,看似平常,却盘卧在泥土里,他带领团队,扎根乡间,藤系全局,百姓才爱戴,领导才满意!

2014年,新华社江苏分社得悉王成军的事迹,专程派来了两名记者前来岔河历时三天深入采访了几十人,在11月23日新华网首页上刊出了《王成军:服务百姓政府,推进基层法治》的长篇通讯和多幅照片,参考消息、法制日报、淮安日报等报刊媒体也做了多次人物宣传。镇党委周书记说,这几年,镇里先后荣获了全省、全市、全区社会治安和社会稳定先进镇,无讼村(居)占 80%以上,这种稳定的社会环境与王成军他们奉献和努力是分不开的。

太阳西垂,我们伫立船头,遥望夕阳映照下的“金水金岸”,心生感慨,眼前的白马湖已然变成了一卷美丽的画图:满湖菱藕,鸥鹭翔集,渔歌唱晚,风光醉人。在那忙碌的人群中又泛出了王成军他们的身影。

关键词:
本文来源:文明网责任编辑:文明网
网友跟帖:共有条跟帖
匿名
版权及免责声明:

1、淮安新闻网内容来源凡注明“淮安日报、淮海晚报、淮海商报、淮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和图片稿件,版权均属于淮安日报社和淮安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采用本网稿件必须注明来源:淮安新闻网,并保留原作者、记者、通讯员等信息以及淮安新闻网链接,否则我们将追究法律责任。

2、淮安新闻网内容标注稿件来源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并不意味着淮安新闻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或个人采用此类稿件,必须保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淮安新闻网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3、如淮安新闻网转载稿涉及版权或内容真实性等问题,请作者速来电或来函与我们联系,联系电话:0517-89880130,联系信箱:editor@hynews.net

表达爱 传播爱 收获爱 晚报小报童要为村小建图书室
表达爱 传播爱 收获爱 晚报小报童要为村小建图书室
淮安新闻网讯 在多数城里孩子都有着数不过来的玩具的时候,还有不少农村孩子连一本合适的课外书都看不上。昨天,为了能给淮阴区渔沟镇程圩村村小办学点的孩子们建立一个小小的
“蒲菜饺子”亮相《舌尖2》 不少淮安人吐槽“太意外”
“蒲菜饺子”亮相《舌尖2》 不少淮安人吐槽“太意外”
《舌尖上的中国第二季·家常》介绍淮安蒲菜水饺的片段《舌尖上的中国2》剧组来淮摄制场景上海红烧肉、四川泡菜、扬州“蒲菜涨蛋“、淮安“蒲菜饺子”……天南海北的家常菜
  • 盱眙新发现41棵百岁栗树 淮安古树名木或增至300棵以上
  • 阶梯水价听证会或7月前后举行 “碗粉”建议现场直播
  • 找工作不难 找到满意的工作很难 且找且珍惜
  • 网友座谈淮海南北路交通改善工程 项目改善系列做法获赞许
  • 二代身份证存缺陷引关注 专家:设密码不现实
    二代身份证存缺陷引关注 专家:设密码不现实
    身份证设密码“不现实”针对媒体报道的“二代身份证存在先天缺陷”的问题,公安部6日再次进行说明。据介绍,居民身份证登录指纹信息可有效防止丢失、被盗身份证被他人冒用,
  • 男子率众捉奸 暴打男小三后让众人拍妻子裸照
  • 珠海警方通报“公交车猥亵”真相:二人为父女 网友误解
  • 海南校长带女下属开房 两人在学校里非常亲密
  • 怀孕准新娘丽江失联 最后通话为一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