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淮安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专题栏目 > 淮安网上好人馆 > 江苏好人 > 2014 > 正文

12月份江苏好人 周之明

周之明,男,57岁,中共党员,金湖县金南镇抬畈村乡村医生、卫生服务站站长。20141021日病逝。

周之明37年如一日,以一流的服务态度、高度的责任心和高尚的医德,为乡亲们防病治病,成为村民的健康保护伞,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农村医疗卫生事业。全村141户村民家家签名向县政府和县卫生局写表扬信,称赞他是最美乡村医生 他的先进事迹在光明网、新华报业网、江苏文明网、淮安日报等十多家媒体广为宣传,在县内外引起了强烈反响。最近,金湖县正在全县卫生系统广泛开展向周之明同志学习活动。

再辛苦,也要及时解除乡亲们的病痛

1978年高中毕业的周之明在赤脚医生、民办教师、生产队干部三种选择中,毅然选择做赤脚医生,而且,一干就是37年。37年中,他面对一次次利益的诱惑,始终没有动摇。

37年来,不管是烈日炎炎的盛夏,还是寒风刺骨的严冬;不管是风雨交加的夜晚,还是冰天雪地的黎明;不管是农忙还是过年过节,不管是本村人还是外村人,都随喊随到,从不延误病人。

村民杨玉兰的老母亲前年5月一天夜里3点多钟,突然中风,意识模糊,生命危在旦夕,一个电话打给周之明,他一骨碌爬起来,拿起急救箱,飞快向杨家骑去,一不留神,连车带人翻进2米多深的水沟,他顾不上浑身湿透打寒颤,爬起来继续急驶前往抢救。后来,县医院负责救治的医生告诉杨玉兰,幸亏夜里及时抢救,稍迟半个小时就没有救了。

他不仅随喊随到,还为了乡亲们就医工作学习两不误,宁愿自己吃更多的辛苦。

村民杨正宝五年前机械作业时患了重感冒,周之明一连5天,每天凌晨2点就赶到他家为他挂水,让他不耽误工期。

村民王跃梅老公前年冬天得了感冒,周之明每天早晨3点钟就为他挂水,让他能天天按时上班。

村民王书龙在收购树木时被刺伤了眼睛,周之明每天带夜为他换药、挂水,让他能白天继续收购树木。

村民周之和的女儿初三时患了重感冒,周之明每天带早给她挂水,让她不耽误复习迎考。

村里几代人的健康保护伞

周之明37年执着坚守,呵护每一位病人,成了村里几代人的健康保护伞。

70多岁的赵义煌老人记忆犹新,从他老母亲开始,他家4代人有了病都是周先生给看的。

他老太婆8年前的一天夜里,突然上面大口吐血,下面大量拉血,把全家都吓懵了。周之明及时赶到,及时抢救,血很快止住了。并且帮助将老太婆抬上拖拉机,一直护送到县医院急救中心,等老太婆病情稳定才回去。

他孙子10个月时,吃果冻发生窒息,七孔流血,一个电话打过去,周之明快跑了4里多路,汗水湿透了衣服,给他孙子急救处理,止住流血后,立马跟着护送到县医院,后来又一直护送到省人民医院。听说孩子有救了,才放心地回来。

宁愿吃亏,也不负乡亲们的厚望

作为一名村医,他不知道什么是《医师宣言》,可他37年如一日,一言一行无不符合《医师宣言》承诺的职业精神,以高尚的医德感动着村民。

周之明坚持少花钱,看好病行医信条,常常减免医药费,做亏本生意,找他看病吃药,尽开那些便宜的药,感冒挂一次水,在别处要收四五十元,他只收二三十元,收费要比一条田埂之隔的安徽少百分之三四十,不要说本镇邻村许多人都请他看病,连安徽那边都有不少村民过来找他看病。每次看过病,他会将你的药费、治疗费、新农合报销多少、个人负担多少,给你讲得清清楚楚。而且,有钱就给,没钱他也不跟你要,实在困难的人家、五保户、残疾人,他自己垫付,不要他们的钱。周永春、周跃春、杨定中等村里的孤残老人,30多年来基本都是他给看病的,他不仅没有收过他们一分钱诊疗费,少说也为他们付了七八千块钱药费。

他给村民看病,不仅从不多收一分钱,而且从来不抽人家一支烟,不吃人家一口饭,不喝人家一口酒,不拿人家一根线。近二年,他妻子到镇江带孙子,他一个人忙得不可开交,常常忙得饭吃不上,觉睡不好。就是这样,村民在他给看病后请他吃一碗面条,他也婉言谢绝。

他舍小家为大家,不计个人得失,宁可自己吃亏,也不负乡亲们的厚望。作为村医,他还要种田。家里十多亩地要耕种,要管理,要收割,尤其是农忙时节,家里的农活都忙不过来。可是他无论农活多忙,只要有乡亲得了病,他都会立即放下手中的农活,前往救治。不少病人见他为了给他们看病耽误了家里农活,过意不去,他却安慰病人:我家的农活可以耽误,耽误了是小事,最多也就是一点经济损失;看病不可以耽误,耽误了就是大事,往轻里说会影响健康,往重里说有生命危险。

20126月的一天中午,他正在晒谷场上晒刚割下的麦子,突然天空乌云密布,雷电交加,眼看就要下雷阵雨,他在准备抢运麦子。就在这时,他接到杨甫华的求救电话,说他老父亲心脏病复发,生命垂危。病情就是命令。他撂下推耙背起急救箱火速往杨家赶,为杨老爹紧急施救后,又冒着大雨护送到镇卫生院。等到下午他回到家时,才知道尽管邻居们帮忙,还是因为抢运不及时,有两千多斤麦子被大雨淋湿。

他家至今仍住着30年前盖的4间平房,今年初生病住院时家里只有3万元积蓄,他看病共用了18万多元,除了报销的部分,在他病逝后,他不仅没有留给儿子一分钱遗产,反而留给儿子近10万元的债务。

文章来源:http://news.hynews.net/special/hahrg/jshr/2014/2018-11-27/1228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