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淮安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专题栏目 > 淮安网上好人馆 > 江苏好人 > 2018 > 正文

3月江苏好人 孙寿山

三十春秋伴妻旁   半个甲子显亲情

人物简介:孙寿山,男,1937年生,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博里镇孙庄六组农民。

事迹简介:孙寿山妻子在50岁时,罹患脑血栓,导致双腿不能站立,语言能力丧失,大小便不能自理。孙寿山不离不弃,照顾妻子30年,任劳任怨。同时照顾两个儿子,培养他们成家立业。在周边村居传为佳话,人称“孙好人”。平凡朴质的孙寿山用简单的生活态度,诠释了人间大爱,阐述了爱情真谛,为年青一代做好榜样。

正文:

民间有句老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不过,在孙寿山心里,“夫妻”二字是一辈子的承诺。孙老,今年80高龄,一位质朴的庄稼汉,平时生活中没有出现过花前月下的浪漫,没有动人的海誓山盟,甚至没有过多的言语,然而他所做的却是人间大爱,用30年不离不弃诠释了其中的真谛。

前几天我特地去拜访孙寿山,当我走进屋子时,孙寿山正坐在床头给躺在床上的妻子梁青梅一口一口耐心地喂着饭菜。梁青梅下身瘫痪,脖子也不能随意转动,但思维却清晰。虽然这个房间里有瘫痪了近30年的病人,但却闻不到一丝异样的气味,房屋虽然简陋,但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特别是一架轮椅洗得干干净净,在屋里显得特别醒目。老伴梁青梅躺在床上,见我进来微笑的点点头,挣扎着想坐起来,两条腿显得那么的沉重和不协调。孙寿山赶忙顺势两只手托着老伴的腋窝,轻松的将她扶坐起来。我笑着说:“孙老力气很大嘛。”他嘿嘿一笑:“哪里,三十年了,习惯了。”三十年,就这么一句话,风淡云轻的带过了,却是包含了多少辛酸和痛楚,孙老也打开了话匣子。

孙寿山夫妻二人是经介绍相识,两人喜结连理后,像世上所有的夫妻一样,柴米油盐酱醋茶、夫唱妇随相互照应过日子。并生育两个儿子,一家人和和睦睦的过着简单而幸福的日子。直到1987年春节后,厄运突然打乱了这个普通而幸福的家庭。不满50岁的梁青梅突然感觉两条条腿疼痛且浑身乏力不适,去医院检查,结果查出了脑血栓压迫神经,导致双腿无知觉。当时需要做手术需要近3万元,这个数字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就是做梦都没想过的天文数字。那时大儿子刚刚结婚,新家庭还需孙寿山帮衬,小儿子才19岁,没有赚钱的能力。孙寿山便四处向亲戚朋友借钱筹款,虽然大家都慷慨相助,但是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筹集起来钱款的还是九牛一毛。孙寿山彻夜难眠,满脑都是如何筹钱治病。梁青梅看在眼里,痛在心里,要求孙寿山不要再四处借钱,并且多次绝食表示抗议。虽然孙寿山满心不甘,但无赖生活窘迫,只能含泪放弃治疗。那时他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照顾好妻子。

 梁青梅倒下了,作为家中顶梁柱,但孙寿山站得更直了。妻子瘫痪在床再也不能下床,大小便不能自理。家中里里外外的事全落在了他孙寿山的身上。无论多忙孙寿山每天按时给妻子喂饭吃,为她翻身倒屎倒尿,每天夜里至少起床三次。农忙时节,孙寿山忙的更是脚不沾地,8亩多地庄稼收割和播种。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没有现代化机械作业,全部依靠手推肩抗,所有农活基本是孙寿山一人扛下来。孙寿山笑眯眯的说:“那时候扬场全靠老天爷刮风,别人扬一下,我得扬两下,为什么呢,就是要赶紧把事情做好再忙其他的。”

长期卧病在床,血管和神经日渐萎缩,特别是说话也变得不利索,往往是字还没说几个,就已经口水涟涟,梁青梅变得烦躁不安。有时候遇到变天,腿会酸痛无比,疼得忍不住时候,就会抓着被子发泄情绪。这时候孙寿山就整天整夜陪她说话,转移注意力,安慰她。有时候,梁青梅觉得活着没意义,会说些丧气话,甚至还会向孙寿山发些小脾气。即便如此,孙寿山没有半分怨言,对妻子的呵护丝毫未减。

“在床上躺这么多年,却从来没生过褥疮,屋里也没有异味,这真是不简单。他老婆经常和我们说下辈子还做他的妻子”邻居和我说了这么一句话。孙寿山照顾病妻的事迹在当地已经是家喻户晓,说起他谁都竖起大拇指,大家尊称他为“孙好人”。

“她是我的妻子,我不照顾她谁来照顾她呢?”如今已经80高龄的孙寿山体力也大不如以前,给妻子翻身变得越来越吃力。不过,他说,他会一直坚持下去的,丈夫与妻子作为一个命运共同体,在遭遇人生变故时,理应祸福同当、相互扶持,直至生命终结那一刻。

文章来源:http://news.hynews.net/special/hahrg/jshr/2018/2018-11-19/122495.html